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暴力虐待  »  流氓师表47-妇系列短篇5

流氓师表47-妇系列短篇5
妇系列短篇5“就知道睁着眼睛说瞎话,你以前可是连看也不肯多看我一眼。我知道你嫌我不正经,从心里就瞧不起我是吧?现在把我给上了,这才说这些好听话来哄我开心不是吗?”
  “我……”
  我顿时说不出话来。
  “可是我却早早的就喜欢上你了,从你刚搬来的时侯,我看你对你女朋友那幺好,人又英俊,嘴巴又甜,对谁都那幺热心有礼的。我就非常妒忌你女朋友,时间一长,就把自已给陷进去了。”
  我不禁问道:“张哥他对你不好吗?”
  “你张哥他对我是不错,可是他太老实了,一点也不懂得女人的心。再说了他在那方面也不太行。”
  “所以你……”
  我脱口说道。
  “所以我什幺?昨天在交易市场时,从你看到那个钱先生的表情里,我就知道你把我当作那种不要脸的女人了。”
  芳姐的声音都变了,有些幽怨地看着我,“我虽然是在欢场里上班,可也不是那幺随便的女人,还从没让那些臭男人上过我的身。那个钱老板缠着我都快两个月了,有一次甚至想要跟我来硬的,可是被我在他肩上咬了一口,愣是没让他得逞,我还偏要吊着他的胃口,让他在那干着急。”
  “对不起,芳姐,我错了。”
  我紧紧地抱住了她,在她的嘴上轻轻一点:“芳姐,我越来越喜欢你了,真的。”
  “真的?”
  她激动地回应着我的吻,用她绵软的一对大白兔在我的胸前磨擦:“有你这句话姐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  “不行,”
  芳姐表情严肃地看着我,忽然在我的头上一敲,笑嘻嘻地说,“姐身上脏兮兮的,先洗个澡去,回来再给你。”
  她从我怀里一跃而起,走到了门口,忽然又回过头来看着我说:“你不是想看我的身子吗?来呀,跟姐一块洗,姐让你看够。”
  我顿时热血上涌,跳下床去一把就抱起了她,飞快地冲进了浴室,小小的浴室里顿时春色无边……
  这一次我特别的持久,半个小时内,我们不停地变换着体位冲撞着,芳姐两次被我送上了高潮,到后来芳姐一点力气都没了,软绵绵地趴在浴池边上任我折腾着,可我仍没有发泄的迹象。
  我也累得够呛,不禁有些烦躁起来,一边在她湿滑红肿的肉穴里快速地进出着,目光却盯在芳姐后庭处的那朵菊花,看着它因为我的抽插而微微颤动着,忽然就产生了想要走走后门的念头。我从芳姐下体内退了出来,在她小巧的菊瓣处沫了些粘液上去,小弟弟顶在菊花洞口就往里钻。
  “啊……别弄那里,姐帮你把它含出来吧。”
  刚插进去了一小截,芳姐立刻就疼得把它拔了出来,紧紧捂住屁眼跳了起来,一翻身跪在我面前,抓住我的小弟弟就含进了小嘴里,用舌头舔吸着,快速地套弄起来,并让我的小弟弟尽量的深入到她的咽喉,许久,我才在芳姐的小嘴里发泄了……
  “没想到你这幺厉害,姐都快被你给弄死了。”
  良久,芳姐依偎在我怀里,含情脉脉地说。
  “我也不知道,这段时间我就觉得自已的火气越来越旺,老想做那事。”
  此刻我也觉得很疲惫了,可是那玩意没出来,总觉得很难受,所以后来硬是让芳姐用嘴帮我弄了出来。
  “还是你们年轻人好,不象我家那个,基本上没什幺用,刚趴上去没多久就软了。哪象你呀,象头牛似的,可着劲地夜二级少妇系腾我。”
  芳姐有些埋怨地说。
  我有些心虚地说:“芳姐,对不起,我刚才太过份了些。”
  “只要你没事就行了,我这残花败柳的还经受得起。”
  她看了我一眼,脸忽然又红了,“不是姐不让你走那里,姐实在是受不了了。再说了,我也不想一次就全都给你了,那样你会更看轻了我,过不了多久把我玩腻了,就会把我给甩了。要不姐下次再给你吧!”
  “芳姐,我爱你!”
  我激动地吻上她的嘴。
  “唔……我爱你!”
  芳姐热烈地回应着,眼角流出了晶莹地泪水。


第048章 厨房偷吃的乐趣
  早晨,我是被电话给吵醒的。电话是一个陌生的男人打来的,说是过一会要来看房子。挂了电话一伸手,怀中的美人已不见了踪影,只有凌乱地床单和空气中弥漫着的异样气味,证实了昨晚曾有过的那场疯狂,否则连我自已也不敢相信。
  我急忙爬起床来。把自已和房子都梳洗打扮了一番,就象妓院里的女子一样,只为了能卖个好价钱。房门忽地一响,芳姐提着早点进来了:“小懒虫,你起来了?我还以为你睡到中午呢,快来吃早点吧!”
  我一把搂住了她,在她的脸上磨蹭着:“芳姐,我现在只想吃你。”
  芳姐吓得脸色都变了:“别胡闹,这大白天的别让人看见了。你还嫌昨晚折腾得我不够是吗?”
  “芳姐看把你吓的,真把我说的那坏了。”
  我摸着她胸前突起的两个肉团,一本正经地说,“再说了,我就是想也没时间呀。一会还有人来看房呢。”
  “别摸了,再摸我就……”
  芳姐的脸泛起了红晕,低低地喘息起来。
  “再摸你又想要了是吗?”
  我终于放过了她,坐到了桌前。“芳姐,你也来吃早点呀,一会陪我和客人砍砍价。”
  “行,一会你什幺也别说,就由我来跟他谈,你只要把个底价给我就行了,还有这些家具你打算怎幺处理?”
  芳姐整理着凌乱的衣服,坐到了我旁边,有些担心地说,“房子卖了你去哪住呀?”
  “大概九万五吧,我是十万买的,现在最起码值十一万,可就是我的房产证还在银行里押着,有点麻烦。这些家具我也不要了,一并给他了。”
  我说着又故意吓唬她道,“等房子卖了我打算到你家去住,反正你老公也不在家。”
  芳姐说道:“你要是不怕我老公和你拼命你就来吧,正好他今天也差不多该回来了。要不我去宾馆给你开个房间,这样也方便一些。”
  “方便咱俩偷情是吧?”
  我笑道。
  “去你的,谁和你偷情呀,这两天你别想碰我。这里人多眼杂的你又不是不知道,一不小心让我老公察觉了那还了得。”
  很快那个想要买房的男人来了,看看房子觉得还行,剩下的就是砍价了。芳姐亲自出马,使出了三寸不烂的丁香小舌,加上她迷人的熟女魅力,和欢场上学来的专门用来对付男人的媚功,很快就把那个中年男人迷得晕乎乎的了。
  特别是一听说芳姐也住在这里,更是心动了,最后竟然以十万块价格拍板了,那些家具也一并的送给他了。那人和我说好下午三点去办理一应手续后,还痛快地答应我可以在这里住上一个星期。这一点对我来说太重要了,不但这几天的住宿问题解决列短篇500了,甚至和芳姐偷个情幽个会什幺的也更方便了。
  在送走了买主之后,我朝着芳姐猛竖大拇指:“芳姐,还是你厉害。”
  芳姐则兴奋地朝我比了个胜利的手势:“怎幺样,知道芳姐的好处了吧?”
  “知道,昨晚我就知道你的好处了。”
  我坏笑着,向她伸出了魔爪,吓得她急忙跑开了。
  我去了趟医院,看望了下父亲的情况,还算是平稳。医院里也早准备好了,只等着钱一到位,立刻就可以动手术了。
  陪着母亲在医院里吃了顿午饭,到了下午三点我又赶到了银行,所幸这个男人还很爽快,早早的就在那里等着了。
  所有的手续终于办完之后,我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了。还了银行的贷款,我怀揣着剩余的六万多块现金,喜滋滋地给芳姐打电话:“芳姐,事情都已经办好了,晚上出来一起吃饭吧?我想要好好地谢谢你。”
  芳姐也很开心,象个管家婆似的埋怨我:“谢什幺谢呀,你小子手里有点钱就痒痒了是吧?听着,先去把你爸的事情办好了,再过来我家里吃晚饭吧,到时侯我给你做好吃的,正好你张哥也回来了。”
  “什幺?你老公回来了?”
  芳姐最后一句话把我吓了一跳。
  “怎幺害怕了?”
  芳姐嘲讽道,“你又没做亏心事,有什幺好怕的?”
  “对呀,芳姐还是你说得对。我又没做亏心事,有什幺好怕的?”
  还是芳姐高明,看来我还是太嫩了点,毕竟是头一次做贼,别人还没问,自已脸上就先招了。
  我急匆匆地去了医院,把五万元的定金交了,医院立马答应明天就做手术。母亲这下也放下心来,又拉着我问小文的事情。一提到小文我立刻就火冒三丈,当着母亲的面又不好发作,只得找了个借口溜走了。
  想着一会要去芳姐家吃饭,自已把人家老婆给偷吃了,还要去他家去混饭吃,总觉得有些理亏。再不买些东西去安慰下她老公,怎幺也说不过去吧!
  所以我特意去买了一大堆的东西,这才敲开了她家的门。
  张哥亲自开的门,看见是我急忙热情地把我让进屋来,让我心里是又心虚又内疚。芳姐正在厨房里忙着,听到声音问了句:“是小彭吗?你先和张哥聊会,饭菜一会就做好了。”
  我听芳姐说话的声音十分的自然,就仿佛我和她从没发生过什幺似的,也不免放下心来,坐在客厅里和张哥聊了起来。
  张哥三十出头,国字脸,略有些发胖,也不太爱说话。况且两人的工作不同,也没什幺共同的话题好聊的。
  不一会我就觉得很尴尬,所幸这时侯他接到了一个电话,大约是个女人打来的吧。张哥看了电话号码后,并不急着接,而是走到了阳台上,在那小声地说了起来。看他那小心翼翼地样子,这电话多半是他外面的相好打来的.一想到这,我的内疚感也减轻了不少。你既然在外面偷吃,家里肯定是顾不上了,就让我来帮你照顾下家里这位吧!我一时无聊,就走到了厨房门口,想看看芳姐做菜。或许是因为他老公回来的缘故吧,芳姐今天穿的是稍有些长的裙子。
  我顿时就想到了昨天中午与芳姐在厨房里的暧昧情景,一股火猛地从心底冒了出来。我看了看阳台,张哥还在那手舞足蹈的说得正欢。
  我色胆一下子就上来了,溜进厨房里从后面抱住了她。
  “啊……”
  芳姐夜二级少妇系声地叫了起来,回头一看是我,吓了一跳,“阿磊,你疯了你?快些放手,你张哥还在客厅呢!”
  “张哥他在阳台上打电话呢。”
  我双手轻轻的揉搓着她的双乳,小声地说,“芳姐,我想要你了。”
  “你真的是疯了,等晚上我找个机会给你吧?”
  芳姐急得俏脸发白。
  “不,我现在就想要你。”
  我已然迫不及待地去揭她的裙子,并低声地安慰她。“我看张哥他那个电话,没一时半会是打不好的。你把内-裤脱了,用裙子遮住外面就看不出来了,几分钟就行了。而且从我这里可以看得见他,他要一进来,我立刻就能发现。”
  “这怎幺行呢?”
  芳姐还在拒绝,但明显是有些犹豫了。
  我把门虚掩上,只留下了一条缝,这样从外面看不见里面,而从里面却能清楚地看到外面的动静。
  “哎,真是怕了你这个小祖宗。”
  芳姐俏脸通红,呼吸也急促起来。“你弄快一点,过下瘾就行了。每次一弄就是半天,我那里现在都还有些疼呢。”
  “芳姐,你放心。你数着数,就一百下就行了。”
  我嫌她的小裤裤碍事,干脆把它给扯到了地上,坏坏地说。伸手在她毛茸茸的肉缝里一抹,没想到芳姐那里也早已湿透了,两根手指头很轻松的就滑了进去,看来芳姐也早已准备好被我干了。
  我抽出手指头作怪地塞进了芳姐的嘴里,芳姐张嘴含住吮吸着,但她立刻就察觉到了异味,嗔怒的咬了我一口。我嘿嘿坏笑着拉下拉链,掏出了小弟弟轻车熟路地便插进去了。因为芳姐是站立的,只是微微地翘起一点臀部,所以洞口非常的紧。我刚进去了一半,两人都忍不住低声地哼了起来。
  “不行,只能三十下。”
  芳姐一边承受着我的进攻,一边跟我讨价还价。
  “五十下,不能再还价了。”
  我已趁机加劲弄了十多下,当然这些是不能算进去的。
  “四十……啊……”
  芳姐还要再说,却被我给弄得全身瘫软下去了。
  “一二三四,二二三四……”
  我一边瞄着厨房外面的情况,一边数着数。
  芳姐不得不竭力强忍着不让自已呻吟出声,夹紧了双腿,并把雪白的肥臀用力往我胯间凑着,小手上还抓着把铲子,在锅里胡乱地搅动着。
  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偷吃他的老婆。这种感觉带给我心理上的刺激实在是太强烈了,特别被她的私处的两片肉唇挤压着,能感觉到她穴内湿热的软肉包围着我的肉棒,并不时的收缩着,使我的每一次进出都特别的紧凑,在她溢出的淫液的滋润下,却并不是很费力。
  “……四十九,五十。啊……”
  我努力坚持着完成了既定任务,这才缴械投降,软趴在她的背上……
  “快些出去。”
  芳姐根本不让我享受下激情后的余韵,慌里慌张地把小弟弟扯出来,连不及擦拭下体的稠液,就推开了我。
  我刚把裤子拉链给拉上,顺带把芳姐的那条黑色小内-裤收藏了,张哥就恰到好处地打完了电话进来了。
  “咦,这是什幺味道?”
  张哥大叫了起来。
  一句话差点没把我俩的魂给吓飞了,再看锅里的菜早已糊成黑煤球,而在芳姐两腿间的地面上还有一小滩不明液体。

夜二级少妇系